試婚紗試出自己的婚紗店
“每個女人一生都在等待著穿上台中婚紗店婚紗的這一刻。”這是王超對自己的婚紗工作室的理解。

一個10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,一台電痔瘡腦,兩排排列整齊的嫁衣……王超和她的丈夫就在這樣的方寸之地,精心經營著他們的婚紗工作室。而成立這樣一家工作室的想法,最初還是來自她自己的做新娘時的體驗。

  試婚紗試出創業念頭

  2008年,23歲的王超走出了校門,回到故鄉石家莊。她在南昌讀大學時主修工商管理專業,走進人才市場才發現沒有太對口的工作,最後決定還是從最基 本的工作幹起,公司文員、行政人員……“工資先是800塊,後來漲到1000塊,再加上平時這兒扣點那兒扣點,基本剩不了幾個錢。”

  學的知識用不上,工資也不理想,王超對工作總是提不起興致。在連續換了幾個工作後,時間到了2009年下半年。王超的男友是她的同班同學,對自己從事 的醫藥銷售工作也不太滿意。雙方父母見兩人關系已經穩定,開始“撺掇”著兩人趕快結婚。兩人雙雙辭去工作,籌備起婚禮的事宜。

  婚禮之前,王超到市場上挑選婚紗時,試穿著一件件漂亮的婚紗,感覺特別興奮,聽著老板亮出三四百元的價格,王超上了心:布料、挂飾、手工費用,一件婚 紗的成本加起來沒有多少錢,也許自己可以嘗試一下這一行。“如果可以擁有一家屬于自己的婚紗店,每天看到的都是喜事,看著新人們穿上自己設計的婚紗,那種 感覺一定很棒。”這個念頭在她腦子裏一閃而過,很快便被結婚前的忙碌淹沒了。

  2009年12月,王超舉行了婚禮,生活重新歸于平靜,她重新拾起了這一想法,和丈夫一商量,兩人迅速達成一致,籌備婚紗工作室的事就提上了日程。

  結婚禮金成了早期投入

  有了開店的決心,兩人對婚紗這個行業還是一竅不通。夫妻倆“惡補”了相關的知識,還去婚紗市場實地考察,經過一年左右的准備,總算對這一領域有了基本了解。

  王超預計,開店的首次投入在3萬元左右。“我們倆自己有點積蓄,另外,不是還有結婚時隨的份子錢嗎。”資金來之不易,每一分都要用到實處。單是爲了工 作室的選址,王超就跑了將近一個月。“臨街的門臉想都不敢想,一個月要8000多塊,根本承受不起。”中山路上婚紗店比較集中,房租得1萬多元,王超看也 沒看,直接就去了別的地方。最後權衡得失,地點終于定在了一個新建的小區。雖然有些偏僻,但挨著客運站,交通便捷。隔著馬路就是自己的家,有時顧客白天沒 時間晚上來試穿,隨時可以提供服務。“租金便宜,一個月也就一千五六,加上物業水電業超不過2000塊錢。”

  “這裏面每一顆釘子都是我爸和老公釘上去的。”王超指著固定在屋頂的效果燈和導軌說,除此之外,屋裏的衣架、展櫃、模特,都是王超父親和丈夫從建材市場拉回來,再親自安裝的。

  王超和丈夫有不同的分工,王超主管籌備,宣傳的事落在了丈夫頭上。“沒錢做宣傳,只好到處找免費的網站發帖。”丈夫的同學還幫工作室建了一個網站。

  每個女人都有個婚紗夢

  2011年5月,王超的婚紗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,而接到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單生意已經快一個月了。“錢嘩嘩地出去,我都快頂不住了。”王超說,其實是當月中旬,有人找到工作室,不是定制,只是修改婚紗。雖然沒有這項業務,她還是很痛快地接了下來。

  之後兩個月,工作室一直入不敷出,不過情況在慢慢變好。到第四個月時,差不多收支持平。2011年年底時,王超已經能小賺一筆,這顯然超出了預計。 “開店時,我爸告訴我一年以後能賺錢就行。”“女人一生就在等穿上婚紗的這一刻。”對于每個來工作室的准新娘,王超都盡量滿足她們的願望。“有人想多要些 閃亮的效果,有的想改改樣式,有的想把裙子做長,”王超都會交代給師傅去做,“也有顧客通過qq聯系,直接把中意的婚紗照片發過來,我們也會照著樣子 做。”顧客的創意也給了她不少靈感,“有的新銑刀娘在定制婚紗期間身材變動,我們都會根據情況修改。”王超希望能用作品質量和售後信譽打動顧客,“現在已有三四個是經別人介紹過來的”,雖然數目不多,但看著工作室有了自己的口碑,王超還是很自豪。

  王超說,在開店過程中,她與很多顧客成了朋友。有一次,一位准新娘獨自一人到工作室看婚紗,王超邊陪著她看婚紗邊聊天,後來得知她家境不好,未婚夫生了病,不能陪她一起來看婚紗,王超將她挑中的一套婚紗按成本價給了她。

  家人的支持是最大動力

  “沒有家人的支持,我根本走不到現在。”王超夫妻每天9時到工作室,晚上六七點鍾才能回家,有時甚至會工作到23時,王超的母親都會在家給王超做著飯,偶爾還微晶瓷幫著照看生意,打掃衛生。

  王超直言,最受打擊的狀況就是勞動成果得不到顧客的認可。一次,工作室來了一位顧客,提出要看最華麗的婚紗。王超急忙找出自己認爲店裏最好看的婚紗, 但對方只看了一眼,就直接去旁邊的婚紗架,每件只看一眼就走過去,一屋子婚紗不到5分鍾就看了個遍,然後就直接離開了。王超說,當時自己正在爲屋裏的門貼 牆紙,顧客走後她感覺辛辛苦苦做的婚紗都沒被人正眼瞧一下,“當時什麽活都不想幹了,光想哭。”後來還是丈夫不停勸說心情才好了起來。

  工作室的婚紗專用袋上,印著一個長著翅膀的紅心作爲標志?“這個是我和老公一起設計的,還不錯吧。”王超說,爲了網站運營和宣傳,他倆自學了平面設計。

  去年8月,王超申請了10萬元小額貸款,負擔減輕了不少,但也不敢把貸款一次性投入,“多進點新款式的婚紗,改善工作室的條件。”“慢慢來,東西一件一收驚方法件地添。”面對未來,王超選擇的是穩健發展的路。

創作者介紹

糖果樂樂的部落格

糖果樂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