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溫勞保
近日,由國家安監總局、衛生部、工會勞保人社部、全國總工會等四部委聯 合修訂並起草的《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》(下稱《辦法》)意見征集工作已經結束。《辦法》中規定,“高溫天氣指地市級以上氣象主管部門所屬氣象台站向公衆 發布的日最高氣溫35℃以上的天氣。當日最高氣溫達到35℃以上、37℃以下 (不含37℃)時,用人單位應采取換班輪休等方式,縮短勞動者連續作業時間,並且不得安排室外作業勞動者加班。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從事高溫作業或者在 35℃以上的高溫天氣作業的,應當向勞動者發放高溫津貼。”

然而,經濟導報記者實地采訪發現,大多數勞動者對高溫津貼、縮短作業時間等相關政策並不清楚,許多室外勞動者並沒有拿到補貼,卻仍然在接近36℃的高溫天氣下露天工作超過8小時。

高溫津貼?沒享受過

19日下午2點,濟南泉城廣場,驕陽似火。經過正午太陽直射的廣場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蒸籠,導報記者沒走幾步便已經滿頭大汗。行人紛紛從周邊的樹蔭下匆匆而過,廣場中央惟有零星幾個打著遮陽傘拍照留念的遊客。

廣場一側的氣溫顯示屏顯示,2點10分的實時氣溫爲33。3℃,紫外線爲二級。導報記者隨後利用水銀溫度計測量發現,實際氣溫已高達35。5℃。雖然還未進入最爲炎熱的三伏天,但國家氣象局發布的天氣預報顯示,未來一周濟南的最高氣溫將站穩35℃大關。

“從早上7點到晚上7點,我們這個工作每天必須在室外呆10個小時以上。雖然時間長了自己慢慢習慣了,但是長期在特別炎熱的天氣下工作還是會感覺頭暈、惡 心。”坐在路邊的樹蔭下,經十路與曆山路交會路口的交通協管員曹利明直言,最近連續的高溫天氣就像是“下火”一樣,讓他本就不結實的身子有點吃不消。

他一邊擦汗一邊告訴導報記者,“每個交通崗都由兩個人輪流負責執勤,每3個小時輪換一次。雖然每天的站崗時間是6個小時,但是休息時間也不能離崗,只能像這樣在路邊的陰涼下坐一會兒,或者到附近的銀行裏喝點水休息一下。”

談及單位是否提供高溫津貼或者相關防護措施,曹利明表示,他目前是一家安保公司的合同工,不太了解具體的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,但每年5-9月份公司都會 多發100元作爲高溫補助,每天還會有人定時送來冰糕或水以防他們中暑。一旦遇到極端惡劣的天氣,公司會安排協管人員集體休息。他坦言,安保公司在防暑降 溫方面的工作還是比較人性化的。

同樣,每天在室外工作6小時以上的園林環衛工人也飽受高溫之苦。“我負責從燕山立交橋至玉函立交橋馬路兩側的園林衛生,每天來回四五趟都難打掃幹淨。”曆下區園林局環衛工人王永彩向導報記者抱怨道,高溫時不僅沒有休息時間,也從來沒聽說過有高溫作業補貼這回事。

在經十路與山大路交會路口的一處建築工地,雖然氣溫高達35℃以上,幾名負責外牆施工的工人仍然在烈日下和著水泥。導報記者了解到,因爲工程要趕進度,工人們大多按量計算工錢,所以即使高溫也要硬著頭皮把活幹完,平均每天高溫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。

該項目施工負責人黃松表示,他也是剛剛才聽說國家對高溫作業又出台了具體辦法。現在每天會爲工友們准備大量的綠豆湯解暑,同時盡量建議工人錯開下午1點至3點的高溫時段,將室外工作時間延後至晚上8點,但沒有發放任何補貼。

隨後,導報記者走訪多個項目工地發現,工人們大多對于高溫津貼一無所知,開發商亦不願過多提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《辦法》 指出,“高溫津貼標准由省級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,並根據社會經濟發展狀況適時調整。”由于目前還沒有任何具體標准和強制效力,多數開發商並沒有給高溫作業的工人發放高溫津貼。

勞動者直言不敢奢望

皮膚黝黑的杜吉中,是濟南美的空調售後服務部的一名維修工。談及高溫作業,他也很是無奈地表示,在爲廣大市民送去清涼的同時,自己每天至少需要在室外忍受 10個小時的高溫。“我的工作就是騎著摩托車爲客戶上門維修空調。從城市這頭到那頭,最多的時候每天需要跑10多戶家庭。”他告訴導報記者,最近的確聽同 事說美的和格力公司要對高溫作業者進行補貼,具體措施可能是帶薪休假,但目前還沒有落實下來。

“如果落實下來當然很好,不過對于百十來塊錢的高溫津貼不能太計較。即使國家有明文規定必須發放,但爲了這個和領導提出要求也不太現實。”采訪中,許多像杜吉中這樣常年在高溫下作業的勞動者表示,作爲雇傭關系中的弱勢一方,他們一般不會太奢望用人單位能夠發放高溫津貼。

網路拜拜, 隔熱,置物櫃,塑膠模具,喜餅禮盒

創作者介紹

糖果樂樂的部落格

糖果樂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